绿冬青

Don't leave the world to people you despise.

【授权翻译】【AJ向】【RPF】 The Giraffe Notes 【10】完

授权翻译】【AJ向】【RPF】 The Giraffe Notes 【10】

标题: The Giraffe Notes

作者: jeyhawk

配对: Jesse Eisenberg/Andrew Garfield

译者: Greenholly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5851/chapters/804613

summary:一只老鼠和一只长颈鹿之间的不可思议的爱情故事,由一段长达十年的迷恋,一位非常感激的电影明星,艺术般美妙的互联网恋爱,一个调皮的纹身,三位很棒朋友,猫们,神经质,以及一个宏大壮观的第一次约会所组成。

P.S. 急需beta和各种语法纠错。所有错误都是我的,原文情节流畅文字美好。原文作者不但写了文还画了所有可爱的插画,请大家都去ao3上赞美一下。

                                --------------------------



杰西在闹钟响起前便醒来。安德鲁依然在他旁边睡着,脸紧紧地贴纸杰西的肩膀,一只手轻轻地摆在了杰西的胸前。他花了一点时间为他竟然不觉得被困住而高兴 -- 安德鲁的手臂比起限制更像是安慰 -- 而且没有立刻感到恐慌。这其实有点奇怪。

其中一只猫正在门口搔痒,沮丧地哼着,他的皮肤上安德鲁的呼吸是湿热的。他还是没有恐慌。小心地,他抓住被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给艾玛发短讯。

至:艾玛

来自:杰西

我没有恐慌。

至:杰西

来自:艾玛

太棒了。恭喜你。现在他妈的躺回床上去。

“你在做什么?”安德鲁问道,声音带着睡气的粗糙和暴躁,把头放在杰西的肩上。

杰西触摸他的头发,将手指滑入其茂密的深处。 “没什么,”他说。

安德鲁动了一下,嘟囔着,撑起身来好正视杰西。 “你恐慌了吗?”

杰西摇摇头,安德眯起眼睛。 “我没有,”杰西喃喃道。 “这让我很恐慌。”

安德鲁笑了起来,在杰西的脸颊吻了一下。 “忘了它吧,”他说。 “我就是那么特别。”

“但我总是在恐慌,”杰西抗议。 “我不擅长处理亲密关系。而且,你正贴在我身上。”

“还有?”

“我不介意。”

安德鲁再次笑起来,向后躺下去,他的头发使杰西的脖子发扬。杰西对着天花板眨眼,还是与昨天和前一天一样的碎裂的白色,可似乎有些不同,更明亮。他的胸部肿胀且紧绷,他的胃痉挛而脸颊发烫,但这并不是恐慌发作。差远了。他很快乐。

“安德鲁,”他喃喃自语,手指滑过安德鲁的肩膀。

“嗯?”

“留下来。”

他可以感觉到安德鲁的嘴唇对着他皮肤卷成一个微笑。 “我必须工作,”他说,再次撑起自己。 “但我会回来的。我发誓。”

杰西点点头,触摸了他脸颊上的根茬。 “我想你那么做,”他喃喃道。

他们在厨房里吃早餐,安德鲁用杰西的一只猫咪杯喝了咖啡,双手紧紧地裹在杯子周围,嘴唇上带着困倦的笑容。他与杰西的脚下在桌下纠缠着,头发像鸟窝。所有的一切都有着浓厚的家庭气息,它可能是杰西这辈子最棒的早晨。不幸的是,他在上午六点情绪还没有准备好去处理他生命中最棒的早晨。安德鲁的上班时间真的很糟糕。

“你应该再睡一会,”安德鲁说,隔着桌子伸出手,摸着杰西的手。 “你不一定要起床。”

“闭嘴,让我享受一下,”杰西抱怨道,然后他飞快抓住安德鲁的手。 “抱歉。”

安德鲁笑起来,挤压他的手指,显然不太在乎杰西不是一个适合早晨的人。 “我爱你,”他简单地说。

杰西的心突突突地跳起来,脸颊泛红,胃里像是有蝴蝶在飞舞。他想回复同样的话,因为他有着同样的感觉,但是这些话语被锁在他的舌头上,堵塞了他的喉咙,他无奈地凝视着安德鲁,像一只非常小的老鼠在一只美丽的长颈鹿的脚下。

安德鲁扩展了微笑,越过桌子亲吻杰西。 “没关系,”他轻声说。 “你不需要说同样的话。”

杰西试图强迫他的嘴张开,强迫自己说出这些话,因为他不想让安德鲁离开,认为杰西没有回复他的爱意,但他做不到。

“我知道这有点太快了,”安德鲁说,重新陷入椅子,拿起丢弃的咖啡杯。 “但是我一直认为,当你已经知道你的感受时,刻意去等待某种时刻是愚蠢的。”

他喝了一杯咖啡,沉思着。“实际上,我认为野人花园为此写了一首歌”。

杰西茫然地望着他。

安德鲁笑了笑。 “在上班的时候谷歌它,你会知道哪一个。”

当杰西跟随安德鲁走到到门口时,他仍然没有说出这些话,或者说出任何话,但是安德鲁还是弯下腰来,用一只手捧住他的下巴吻他。

“今晚见,”他喃喃道。

杰西点点头。

杰西一团糟。他坐在他的桌子上,茫然地看着他屏幕上打开的文件,而他试图思考昨晚,特别是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偶尔,他移动光标来标出一个词,第42页的爱,第63页的情绪,第13页的超现实等,但他不能让自己做任何实际的工作。他并没有恐慌,但是他却极其得不知所措。

当他的手机发出响声时,他跳了起来,手指颤抖地抓起它,查看屏幕上的信息。

至:杰西

来自:安德鲁

我想念你,记得我今天早上说的那件事吗?尚真。

杰西盯着它看了很长的时间,他肚子里的紧紧缠起的结在慢慢地解开。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另一口,让自己相信这会奏效。他不会因为作为自己而毁了这个。他不会因为粘人,傲慢,或过于情绪化而毁了这个,他尤其不会因为过于冷淡而毁了这个。

他打开最顶层的书桌抽屉,那是唯一一个上了锁的,拿出放在表面的折叠的纸。他在桌子上平抚了一下,开始仔细阅读。这是一张列出他在一段关系里犯的所有错误的清单,他自己造成的所有的尴尬时刻,以及他遭遇的每一个失败约会。这清单互相矛盾:太粘人,太疏远,太早,太晚,太开放,太保守。读完后,有一点变得很明显,他从来没有与任何人尝试过的唯一的一样是他和安德鲁从一开始就永远的:诚实。

他让安德鲁以他从不让任何人认识他的方式认识他。他让安德鲁剥离他的表层,直到核心,这是他这辈子最害怕的事情,也是最兴奋的事情。他给安德鲁一张未完成的到达他内心的地图,安德鲁将此看做一个寻宝之旅,而不是一个烦恼,他仔细地记下线条和路径,以一种从没有人足够在乎去做的方式去探索杰西。

杰西再次低头看向那项清单,他终于看清它是什么;一些在绝望下尝试将自己塑造成不适合他的框架。他的治疗师曾经告诉他,他必须停止寻找那些会爱他不管他是怎样的人的人,并且开始寻找那个爱他因为他是怎样的人的人。杰西当时没有懂,那种爱他因为他是他的人存在的想法实在是太可笑了,但现在他懂了。他真的真的懂了,这可怕,兴奋,但同时又绝对他妈的美好。

至:安德鲁

来自:杰西

你以一种没有人了解我的方式了解我,我不认为我能充分表达你对我的意义。我也想你,这挺可笑的。

当安德鲁十分钟后打电话时,杰西已经搬到了桌子下面。当他感到不知所措时他就会这么做;他的治疗师说这跟子宫有关,但是杰西试图从来不去考虑这一点。

“你在做什么?”安德鲁问,听起来很热情,快乐,而美好。

“我躲在我的桌子下面,”杰西诚实地回答,把手机紧紧地贴到他的耳边,因为这样做会让他觉得安德鲁和他一起呆在他桌子下面,那会使一切更好。

“哦,你还在恐慌吗?

“我没有恐慌,”杰西坦然地说。 “我只是有点不知所措。”

“是...是因为我吗?我知道我有时可能有点过分,实际上很多时候都是...”

“不是你,你很完美的,甚至有点让人难以置信。请不要觉得你让我不快乐,因为你没有…我自己让我不高兴,但我已经好些了。”

“好吧…恩…我也觉得你很棒了,而且我真的很想念你。”

杰西的脸颊有些发热,但他依旧非常高兴。 “我以前认为我不值得美妙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他说。 “但是,然后你发生了,现在我认为也许...也许你不必配得到,也许有时你只是幸运,那没关系,对吧?”

“是,那...是的,你...你值得一切美好的事情。”

这不是杰西在接听电话时所期待的那种对话,也许他应该期待,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回避那些困难的问题。那是使他们的关系如此好的一部分。

“我应该送给艾玛一整个花店,感谢她弄到你的电子邮件,”他看着头顶的桌子下方,微笑着说。有一个张纸条贴在那,写着:“你不像你以为的那么糟糕。”今天,他相信了。

“是的...当然。这样做吧,我们也应该送一个给贾斯汀,感谢他把它交出来。”

杰西可以听到有人在话筒的另一端喊叫安德鲁,安德鲁用喉咙后方发出一个被惹恼的声音。

“我得走了,”他说。 “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结束,但我晚点会来找你,好吗?”

“好,”杰西说。 “这很好。”

安德鲁在笑声中挂断了,杰西仰头对着他的桌子微笑。

杰西没有听到开门的声响,但是当她走到桌子旁边时,他看到艾玛的魚咀鞋。

“这是一个好的不知所措还是糟糕的?”她问。

“好的,”杰西回答。 “绝对是好的”。他从桌子下面爬出来,坐回椅子上。 “真的很好。”

艾玛笑了,“那么我就假设约会是很成功的了?”

杰西拾起仍然放在桌子上那张清单,没有把它折叠起放回抽屉,他把它撕碎了,扔进垃圾桶里。

“它真的,真的是,”他说。

一个星期后,安德鲁取消了他的酒店房间,搬了进来。只是暂时的,在他在纽约拍摄期间,但感觉很隆重。

“我没想到我会看到你和其他人同居的这天,”杰西的妈妈充满爱意地说,抚摸杰西的头发像他只有五岁,完全忽视了安德鲁坐在桌子另一边的事实。

“我也没有,”贾斯汀说。

“我也,”科瑞补充说。

“我也,”杰西的爸爸嘟哝着。

“这只是暂时的,”杰西抱怨,但当安德鲁在桌子对面对着他笑,把他们的脚缠在一起,这一点也感觉不像是暂时。

两周之后,他们的第一张照片出现在网络上。 杰西没有继续在网络上跟踪安德鲁,他取消了谷歌的警报,但他并不需要跟踪去知道这个。

发件人:艾玛·斯通(emma.stone@randomhouse.com

收件人:杰斯·艾森伯格(jesse.eisenberg@randomhouse.com

主题: !!!!!

安德鲁·加菲尔德和新恋人一起出门?

发件人:约瑟夫·梅泽罗(joe.mazello@randomhouse.com

收件人:杰斯·艾森伯格(jesse.eisenberg@randomhouse.com

主题:你知道你出名了...

当佩雷斯希尔顿*在你的脸上画了精.液…

发件人:贾斯汀·巴萨(doyathinkimsexy@gmail.com

收件人:杰斯·艾森伯格(jesse.eisenberg@randomhouse.com

主题:我从来不知道你会在公众场合秀恩爱。我有点感觉被欺骗了。

但你看起来挺可爱的。

至:杰西

来自:安德鲁

拜托,拜托,拜托不要被吓到。我真的他妈的很抱歉。

至:杰西

来自:安德鲁

我非常非常爱你。

至:杰西

来自:安德鲁

还有我的妈妈现在特别想要见你。

杰西深吸一口气,刻意地不去看那些充满暗示的文章,并且在他的苹果播放器上重复播放那首该死的野人花园的歌。他并没有恐慌,但他仍然得在桌子下躺一段时间。

他花了一点时间才注意到他的积极心理强化说明有了一点变化 -  


你不像你以为的那么糟糕。

你根本就不糟糕。

你是完美又可爱的,还有我爱你!!

别再躲在你桌子底下了,打电话给我。

 /A

- 但是当他注意到的时候,他的嘴角弯起一个微笑,他拿出电话打给安德鲁。

至:安德鲁

来自:杰西

你要穿红色牛仔裤吗?现在每个人都知道我正在和一个嬉皮士男孩约会。

至:杰西

来自:安德鲁

你还好吗?

至:安德鲁

来自:杰西

我正在我的桌子上听野人花园,像个笨蛋一样微笑,但除此之外,我非常好。

至:杰西

来自:安德鲁

<3

至:安德鲁

来自:杰西


<3

杰西还没有说那句话,但他会的。

-

五周后,安德鲁必须到洛杉矶去做几个星期的特效工作。

“猫们会想你,”杰西说,手指缠着安德鲁的衬衫。

“我也会想念他们,”安德鲁伤心地说。 “奥斯丁可能永远不会再和我说话。”

“她现在也不跟你说话。”

“但她可能会,如果我没有离开。她非常敏感。她会感觉到这些东西。”

杰西愚蠢地微笑着,把自己撑起来去亲吻安德鲁可爱的嘴。

“我也会想你,”他承认。

安德鲁紧紧抱着他,再次吻他。 “给我讲讲,”他喃喃道。

他们彼此紧贴了一会儿,杰西非常努力的想着那些他还没说出口的词。他现在可以说了,他能肯定那些词会流利地滑出他的舌头,但他不想破坏这份惊喜。

“我爱你,”安德鲁认真而热烈地说,更加用力地抱他。

杰西同意地哼了一声。

“我...嗯…你呢...我正在考虑永久搬到纽约市。”

杰西抬起头,心高兴地突突直跳。

“你有考虑?”

“是啊,嗯…你看,我找到了一个对我来说真的很完美的地方,它不是很大,但它…它有猫和嗯...一只老鼠,我无可救药地喜欢那老鼠,我想我可能活不下去,如果我不和他住在同一片大陆上...所以我想我会永久地住下去...如果他愿意,或者我可以找一个我自己的地方,但很近,我们可以保持一段距离,当我们...”

“别去找你自己的地方,”杰西快速地说。 “留在我身边。”

安德鲁的呼吸声暂停,杰西的眼睛感到湿润,他们缓慢深刻而绝望地亲吻。

“你的...你的出租车,”杰西在他们拉开时结结巴巴地说。 “你必须…”

“是,”安德鲁说,再次吻他。 “是的,”

杰西笑了起来,轻轻地推着安德鲁的胸。 “如果你错过了你的航班,我会感觉很糟糕的。”

“好吧,”安德鲁说,背起他的包,拿起他的登机箱。 “但我会回来的。”

“永久性的,”杰西说,他真的很喜欢这词。

安德鲁微笑起来,嘴角几乎触及他的耳朵。 “是的,”他说。 “永久。”

“我爱你,”当他把门关在安德鲁身后时,杰西低声说道。 “我真的,真的爱你。”

隐藏在安德鲁的手提箱里的字条:

 

我爱你! / 杰西


在图上,老鼠已经找到一个能够到长颈鹿的脸的梯子,当他们亲吻时,一些爱心浮在他们上方。



- end -



- -

*美国有名的八卦天王



超级甜对不对

我特别喜欢桌子底下的字条

还有番外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