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冬青

Don't leave the world to people you despise.

【授权翻译】【AJ向】【RPF】 The Giraffe Notes 【6】

标题: The Giraffe Notes

作者: jeyhawk

配对: Jesse Eisenberg/Andrew Garfield

译者: Greenholly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5851/chapters/804613

summary:一只老鼠和一只长颈鹿之间的不可思议的爱情故事,由一段长达十年的迷恋,一位非常感激的电影明星,艺术般美妙的互联网恋爱,一个调皮的纹身,三位很棒朋友,猫们,神经质,以及一个宏大壮观的第一次约会所组成。

P.S. 急需beta和各种语法纠错。所有错误都是我的,原文情节流畅文字美好。原文作者不但写了文还画了所有可爱的插画,请大家都去ao3上赞美一下。

                                --------------------------




一通电话变成两,然后三,然后四,五,六,在一个星期内,他们就开始每天通话了。杰西仍然去上班,在截止日期之前完成工作,和他的朋友一起消磨时间,但大多数时候他觉得他不是真的在那里,觉得也许他正漂浮在一朵玫瑰色云朵上面凝视这一切。

偶尔,这种感觉使他慌张,他的云朵破碎,他眨眼被丢回现实,伴随着一阵想象的响声和惊恐的脉搏。他爱上了电话里的声音和电脑屏幕上的字词。他爱上了一个真正的人,但在杰西的生活中,他是虚幻的,不比一个缠扰的吸血鬼或一个住在楼梯下柜子里的男孩更真实。

“有时候你给我的感觉就像哈利波特一样,”他在一天晚上说道,试图用语言表达他的感觉,就像他的治疗师告诉他的那样。

“因为我是英国人?”安德鲁问。

“不,就是…你也可以是爱德华,你知道,暮光之城那个。”

他几乎可以听到安德鲁皱眉。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你不是真的,你是…你就像是我读过的最好的书。”

安德鲁沉默了一会儿。 “这是任何人对我说过的最甜蜜的事,”他说。

杰西咬了下嘴唇。 “你值得比这更好的赞美,”他喃喃说。

“也许有人应该为我画一个漫画,其中我是一个甜蜜可爱的长颈鹿,每一句配词都是关于我有多棒...哦,等等。”

杰西脸红,翻了个滚,把手机靠近他的耳朵。 “你让我听起来像一个我不是的人,”他抗议。

“不,”安德烈反驳道。 “我让你听起来像是我眼中的你。老鼠,你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

“你甚至不知道我是谁。”

“是的,我知道,”安静冷静地说。 “我知道你是谁,我唯一不知道的是你的名字。”

杰西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我想让你知道我的名字,”他低声说。

“那就告诉我,”安德鲁喃喃地说。

- - 

“你告诉他了没有?”杰西的妈妈几天后问道,他们在一家接近杰西的工作位置的餐馆见面吃午饭。

杰西摇摇头。 “但我会告诉他的,”他说,下了决心。

“那就好。”

让每个人都知道他的虚构男朋友(好吧,也许不是男朋友,他们从来没有正式说过,但杰西脑袋里他就是)是挺奇怪的,但杰西从来没能在他的妈妈面前保持一个秘密。

“所以,我一直在想,”她说,秀气地咬了一口她的三明治。 “你们有性通话过吗?”

杰西被水呛住,惊慌地叫到,“妈妈”。

“我只是问问,”她说,耸耸肩。

杰西的脸颊燃烧,他甚至不能直视她。 “没,”他喃喃自语。

这已经...他们肯定是触过那条界线,杰西认为它很快会发生,但他想先让安德鲁知道他的名字,他想让安德鲁叫喊他真实的名字,而不是他很久以前创造的假名。

艾米伸过桌子拍拍他的手。 “好了,好了,”她轻声说,杰西非常喜欢她的那种独有不可思议; 好打听,不适当的问题和其他所有。

- - 

发件人:安德鲁 G.(longleggedgiraffe@gmail.com

收件人:老鼠(grayandscared@gmail.com

主题:我的跟踪者匿名会议要迟到了。

在我们的毕业班有136个男孩。两个去世,47个已婚,三个是天主教神父。 52个是犹太人,我包括在内,其中只有34人仍然住在纽约地区。

在居住在纽约的三十四个人中,二十个已婚,两个在监狱,四个根本找不到,一个驻扎在摩加迪沙。只剩下七个男孩,除非你有秘密结婚,但我不认为你有。

只有一个人承认在过去六个月中给出了我的电子邮件地址,他把它交给一个在兰登书屋工作的可怕女人,因为他希望她会在某一刻同意跟他约会。我毕业班里只有一个人在兰登书屋工作,有趣的是,我曾经迷恋过他。

杰西·艾森伯格,如果你在那里。你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 - 

丢脸的是,杰西对于阅读安德鲁的电子邮件的第一反应是涌出眼泪。更丢脸的是,艾玛和乔当时正坐在他的办公室,争论到哪里去吃午饭。

“嘿,”艾玛说,眼睛睁大。 “杰西,没事吧?”

乔只是对他眨眼,看起来有些担心和不舒服。

“没什么,”杰西尝试平静下来。 “真的,这...”

他在眼睛上抹了一下,大口呼吸,他甚至不知道是可能感到这样轻松的。艾玛绕过桌子拥抱他,隔着他的肩膀上读电子邮件。

“哦,”她喘不过气来。 “那很...哦。”

“贾斯汀·汀布莱克想要和艾玛约会?”乔问道,当他也绕过桌子,握住杰西的手腕,轻轻地挤压它。

“贾斯汀…什么?”杰西问,仍然气喘吁吁,感到眩晕,愚蠢地哽咽着。

“我就是从他那得到了安德鲁的电子邮件,”艾玛说道。 “那不重要,这很重要。”她用一根手指戳在计算机屏幕上。

“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可以长相厮守的人,”乔说,好像他是一个长相厮守方面的专家。

然后他伸手去,在杰西恢复大脑思考的功能去阻止他之前,他复制了电子邮件的正文,并发送给贾斯汀。答复是即时的。

- - 

发件人:贾斯汀·巴萨(doyathinkimsexy@gmail.com

收件人:杰斯·艾森伯格(jesse.eisenberg@randomhouse.com

主题:认真地 !!!!!

杰西,

如果你不和这个家伙结婚,我会的。

今晚麦吉家见。晚上8点。不要迟到。我可能包酒钱。

- - 

当艾伦在不敲门就走进来的时候,他们都抬头看了,杰西仍然湿着眼睛,红色脸颊露出一个无可救药的微笑。艾伦停下来,眨眼,给杰西一个忧虑的眼神。

“你没怀孕,是吧?”他问。

杰西摇摇头。

艾伦点头,看起来充满希望。 “假期?”

杰西脸色通红,咬着下嘴唇。 “也许,”他喃喃说。

自从他开始在兰登书屋工作,他只花过两个假期的时间参加家庭婚礼;也许是他休息几天的时候了。最近几个月,在各种方面都太有压倒性的了。

“真棒,”艾伦说,再次踱步着走出去,没有透露为什么他走进来。

艾玛开始咯咯笑,很快他们所有人都笑到歇斯底里但仍然做了一个尴尬的团体拥抱。

- - 

杰西确实打了电话,但它直接被转去了语音邮件,这意味着安德鲁要么是正在睡觉,在拍摄,或是在面试。

“打电话给我,”他对安德鲁的语音邮件说,声音还是有点哽咽而脸颊疼痛。

- - 

安德鲁在凌晨1点时打回来,几乎让杰西吓掉了床,因为他是把手机放在枕头上睡着的。

“啊唔,”杰西尝试问候,试图让自己清醒。

“哦,我弄醒了你...”有一刻沉默,然后一个低声的咒骂。 “见鬼,对不起,我当然弄醒你了。现在是是凌晨1点不是下午。”

“没关系,”杰西沙哑着说。 “我不介意。”

他的头部感觉迟钝,四肢沉重,但这可能是因为他早些时候的酒精,而它不能阻止他的心脏因为恐慌加速。

“所以...”安德鲁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有…我是...杰西?”

杰西感觉到他的名字的重量,它涌过他,从内部照亮他。

“是啊,”他低声说。

“太好了,”安德鲁吹着口哨,杰西可以想象他胜利性地击打着空气,因为安德鲁就是那样可笑和有活力的。

“我不敢相信你在高中时迷恋过我,”杰西喃喃道。 “你绝对有什么问题。”

“我唯一的问题是,你太遥远了,”安德鲁迅速说。然后他补充,“杰西,”几乎像一个事后想法。

杰西笑了。 “你甚至不知道我现在的样子,”他指出。 “也许我很胖,或者秃头,或者令人恶心。”

“我不在乎,”安德鲁说。 “杰西,你必须知道我有多么不在乎。”

杰西咬着他的下唇,把脸埋进枕头。 “你很可笑,”他说,声音被羽毛和织物裹住。

“你说了什么?你真棒?我也这么认为,杰斯......我可以叫你杰斯吗?”

“你从现在开始要在每个句子中都用我的名字吗?”

“也许,是的,但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好啊,”杰西说,胸部紧。 “好的,你可以叫我杰斯。”

安德鲁静默了一会儿。 “我可以要一张相片吗?”他听起来充满希望,好像他真的真的很想看到杰西的脸。

杰西回想他的图片集,那所有安德烈只为他而不朽的可笑面孔,说,“是啊,好吧,好。”

“真棒,”安德鲁说,他听起来很真诚,那么愚蠢的快乐,杰西甚至不能让自己感到担心。 “我会让你现在睡觉的,但明天打电话给我,好吗?或我会打电话给你,然后,就…我…就那样。”

“晚安,”杰西喃喃道。

“晚安,”安德鲁回答,杰西在一个呼吸间就坠入了梦乡。


评论(8)

热度(42)

  1. ryeong绿冬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