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冬青

Don't leave the world to people you despise.

The One Where Mark Is Eduardo's Super Hot Nerd Gir

The One Where Mark Is Eduardo's Super Hot Nerd Girlfriend (1-5)

注意 girl!mark
绝对小甜饼

1.
Eric说话时餐厅实在是太吵了,而Mark又忙着盯着侍者手上的盘子发呆,所以她只来得及听到最后几个字。不需要多少注意力她也知道Eric在说什么,无非是作业太多考试过不了室友难以相处。她敷衍地点头附和。
在话语声的尽头有其他声音。风铃随着晃动;服务员脚步踢踏;啤酒杯碰撞;还有最让人烦躁的,嘀嗒向前的座钟指针。
嘀嗒。
“我的文学教授一直不肯......”
嘀嗒。
“所以他就把那个......”
嘀嗒。
“我当时就......”
嘀嗒。
莫名的火在她胸腔燃烧,这跟Eric并没有什么关系,但他正在她面前坐着,滔滔不绝关于一些一文不值的东西。
这使他成为了最好的攻击对象。
那刀和针已经备好,只需她张嘴。
“你知道自己说的东西.......”毫无用处,而你的人生也是这样可悲,你从来不是个人物,现在和将来也不会是。你对这世界来说除了会浪费资源添加排放物以外什么也不是。
“嗯?你刚才说了什么?抱歉,Mark。这儿太吵了我什么也听不见。”
Mark看向Eric,他看上去毫不设防,眼睛里是该死的愚蠢的歉意和天真让她想起另一个人。她这样做和踢一只小狗没什么区别。而且她需要一个男朋友去证明她是一个“正常人”。该死的大学生活。
所以她犹豫了。然后说出了她大脑里第一时间出现的其他东西。
“你知道中国的高智商天才比美国的任何一种人都多吗?”

2.
Mark气疯了。
她总是在生气但这是她最生气的一次。
Eric就是个婊子养的。他竟然敢将她和那些被巴士运输的用大脑和地精交换了两坨脂肪的女生相比。她忍了他的低智商那么久,但他这回真的是过线了。她进不了终极俱乐部就因为她是个女生?性别歧视在二十一世纪竟然还如此猖狂。她还曾经以为Eric会不一样,以为他会理解她,显然她错了。
就让Eric去和那个守门的Barb睡去吧,他不会知道是什么击中了他。她会让他看看她,Marcia Zuckerberg,的能耐。
她穿着拖鞋啪嗒穿过校园,跑上kirkland公寓。
当她回到她电脑前的专属座位时,她感觉世界都在她手心。字面上的意思。
她旁边有的是啤酒,而Belly又有那么一个好主意。
Let the hacking begin.
3.
在她刚好修改好完perl代码后,Wardo出现了。
Mark感觉心里一紧,绯红从耳尖蔓延到后颈。每当这时她总是感激自己那永远搅成一团的长发。她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她没有傻到连自己心动的感觉都不知道,她可是修了心理学的人。
好吧,也许前几次时她对自己否认过,但最终她还是承认了,她确实喜欢Wardo。每次在Wardo面前,Mark都感觉自己即将融化。这感觉很奇怪陌生,但也很好。
他看她的眼神好像她是世间最后一块巧克力,而他决心用毅力将她变成一杯可可。
可这一切都没有关系,Wardo有诡异的亚裔偏好,她也在心烦意乱下答应了Eric的追求。
不管心里是怎样的纠结复杂,Mark的手指像是拥有自己生命般移动、工作。
她想说点什么但她喉咙里只有蛇一般的嘶哑声。
然后Wardo开口了,“嗨,Mark。”
天啊,光是他呼唤她名字的声音都让她几乎按错键。
“Eduardo.......”她停顿了一下,想问Wardo每次是怎么混进女生寝室的,尤其是凌晨两点。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一部分的她暗自担心这一切是什么魔法,一旦她开口Wardo就会如仙度瑞拉般消失。另一部分的她觉得这想法很蠢,但也没有说话。
这有片刻沉默。
接着她听见Wardo柔软如云朵的声音从耳后传来,“你和Eric分手了?”

4.
Mark停止了敲击键盘的手,微微转身。
又是那种目光,她打了个哆嗦。
“你怎么知道的?”
Wardo抿了一下嘴,眼神更加柔和。“你博客上写着呢。”
Mark恨不得把前一句话塞回自己嘴里,再给每个听见的家伙来上一枪子。但这是不可能的。第一她没有枪,第二她不会用枪,第三她很有可能逃脱不了警察的追捕,第四她没法对Wardo开枪。所以她只是发出一个音节表示回应后将主场交给尴尬和沉默。
“你还好吧?”
这声音实在是太,就算她大脑再发达她也没法同时处理两件要命的事。一次一件。她告诉自己,我不是在逃避,我只是择优处理,简单的先。
“我需要你帮忙。”
“我就在这,为你。”
上帝啊,Mark咽下口水,“我需要你为象棋选手排名用的算式。”
“你真的没事吧?”
又一次的,Mark选择岔开话题。“我们在给男生评分。”
“你的意思是其他学生吗?”
“没错。”
“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么?”
“我需要那个运算公式。”
然后Wardo停止了发问,将公式写在了她窗户上。Mark望着他的背影,心里的怒火渐渐消失,被难得的纯粹喜悦充满。她感觉自己成为了圣诞怪杰那样的卡通人物,她的心脏长到三倍大只因为,在这瞬间,她感到Wardo是她的。

5.
事情在她把评测传出去后就变得很简单。
她知道它会席卷整个校园,她就是知道。她因该为此激动,但她并没有。
因为Wardo在她身边,看她的方式就像她是某种奇迹。她喜爱这种目光,可惜多数时候她却无法享受。因为她会如偏执狂一样不停地询问自己,她做了什么来得到这个。她总是不习惯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因为她终将会失去。但现在,她绝对值得。
所以她旋转着椅子转向Wardo,像植物享受日光浴般享受这种目光,同时卷缩身体以便坐的更加舒服。
Wardo给她了一个小小的微笑,她也习惯性地回了一个,不过估计看起来像嘴角抽筋。她完全不在乎因为Wardo总是懂她。
她可以在这种温暖的沉默里一直待下去,但Wardo看起来想说什么,她等待,他只是低头思忖。
她并不是不耐烦,可她有点好奇。“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她问道。
音量不大的问话却让Wardo几乎跳起来,棕色的眼睛睁大。他飞快摆手然后又在同时点头。他嘴唇微张,Mark几乎产生了听到什么的幻觉,事实却是没有一个单词滑出来。
Mark挑了挑眉,“嗯哼?”
现在Wardo看起来像是砸破窗户的孩子,面上浮起一片粉红,背着手站在她面前,低着头恨不得像鸵鸟一样埋在地上。
“噗。”她笑了出声,“没哑巴吧?”
几乎是用带着哭腔的声音,Wardo开口,“我就是想说,你,我,现在......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应该睡觉了,我们明天再聊吧。”
“别这样,”Mark换了个坐姿,“你知道我现在肯定是睡不着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又是片刻沉默,Wardo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闪闪发光,单词像弹珠炮一样被射出,“Marcia,我一直都喜欢你,自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最令人喜爱,还有,”他顿了一下,放慢话语节奏,脸变得更红,“最吸引人的女孩。光是呆在你身边就让我高兴,可我还是希望我们可以更亲密。我知道你刚结束一段感情,而这可能太快,如果你拒绝我也完全理解,但是,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一起吃个晚餐什么的吗?”
Mark眨了眨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然后在她反应过来前,她的手已经紧紧抓住了Wardo的。就让那些亚裔女孩见鬼去吧,她想着,压低声音快速地说,“好啊,晚餐会很好。”
Eduardo望向Mark,她低垂着头,让他看不见她的表情,总是出卖人的耳朵也被埋在蓬松卷曲的头发里,但她的手却抓得更用力了。
于是他揽住Mark的背,将自己的脸也埋在她的头发里,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tbc

我居然写了tsn同人 难以置信不敢相信

评论(3)

热度(44)